科技大规模应用于农
《新世纪》周刊 2012-02-26 2052

农作物产量仍是现阶段中国官方衡量农业发展水平最重要的指标。刘宝成/CFP
 

    2012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主题锁定“农业科技”已无悬念。

  一号文件指中共中央每年发的第一份文件。1982年至1986年,中共中央曾连续五年发布以农业、农村和农民为主题的中央一号文件,极大推动了农村改革。自2004年至今,决策层又连续发布“三农”为主题的一号文件,以示对农村改革的重视,已成为惯例。

  农业部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宋洪远对财新《新世纪》说,每年一号文件都会提及农业科技,但聚焦科技尚属首次。

  2012年1月8日,科技部副部长张来武在“第二届中国县域经济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中央一号文件共包括六个部分,其中有三个部分涉及农业科技。

  据财新《新世纪》记者了解,今年一号文件的主题是“强科技、保发展,强生产、保供给,强民生、保稳定”,前两条是重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徐小青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根本落脚点是“保证农产品供给”,而科技是重要手段。

  发展瓶颈何在

  农业部一直推崇以“科技进步”建立现代农业,转变生产方式。中央着力强调“科技促发展”,很大程度源于对原有生产方式和资源利用方式的担忧。

  从粮食以及棉花、蔬菜等主要作物的生产情况和农民收入情况看,近几年农业发展仍呈上升态势。国家统计局有关数据显示,至2011年全国粮食总产量已是连续第八年增产,达到57121万吨,比上年增长4.5%;单产水平创历史新高,连续五年保持在1万亿斤以上;棉花、蔬菜种植保持稳定,农产品全面增产;农民人均纯收入6977元,实际增长11.4%,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由上年的3.23比1缩小为3.13比1。

  然而,有专家分析,中国粮食产量虽然八连增,主要是通过扩大耕种面积实现。2011年中国粮食种植面积达16.6亿亩,比2010年增加1000万亩左右。宋洪远说,中国人多地少,靠扩大面积提高产量越来越难。

  此外,水资源、劳动力资源短缺加剧,各种生产资料价格亦面临上涨,农业不但遭遇产量瓶颈,更面临增产不增收的困境。

  农作物产量仍是现阶段中国官方衡量农业发展水平最重要指标。农业部2011年制定了未来五年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规划,提出以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为主线,确定“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首要目标和“农民持续较快增收”的中心目标。宋洪远认为,保障粮食安全需要增产增效,增产增效则会带动农民增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徐小青认为,中央从加大投入、强化物流、取消税负等方面做了多方努力,落脚点仍是保障农产品的供给。这也是发展农业科技的根本目的。

  宋洪远表示,由于资源、物质的约束越来越大,只能靠提高单位面积产量实现上述目标;而提高单产主要依靠品种和技术,因此主要靠科技“培育种子、化肥、农药、农机”等新产品,这也意味着科技投入必须要加强。

  如何弥补投入不足

  虽然决策层始终强调科技对于农业发展的重要性,但农业科技在中国长期以来并未得到充分应用。

  湖南农业大学教授徐庆国在2010年发表的《农业科技创新与推广应用的现状及对策》一文中指出,中国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率仅有30%-40%,远低于发达国家65%-85%的水平;政府财政对农业科技与推广应用的投资不足农业总产值0.17%-0.27%,远低于发达国家0.6%-1.0%、发展中国家0.5%左右的水平。

  与此有关,今年一号文件承诺要“加大对农业科技的政策支持”。据财新《新世纪》记者了解,具体方式主要是加大农业财政投入和金融支持,“农业科技投入确保增量和比例都有提高”,科技投入着重于提高农业物质装备条件,如农田水利建设、耕地质量、机械化耕作、农业生态环境等方面。

  不过,对于将增加多少财政资金投入,金融将给予哪些方面的支持,文件并未详述。

  针对农业科技与生产和农民实际需求脱节,一号文件强调,科技创新应面向产业需求,把保障农产品供给作为主要任务。具体应“围绕资源利用率,实现增产与增效并重,良种与良法配套、农艺与农机结合”。

  文件还提出要加强农业基础性、前沿性科学研究,抓好生物技术特别是优良品种培育,抢占农业高技术领域的制高点;同时加快科研体制改革,要把公益性服务体系和社会化服务体系结合起来,打破部门、区域界限,整合产、学、研资源。

  据财新《新世纪》记者了解,科技部和农业部主导下的农业科技创新,主要包括农业生物基因调控、有害生物控制、农业安全等方面,强调“良种培育、节水灌溉、农机装备、新型肥料、疫病防控、新型农药、加工储备、循环利用”等具体技术项目。宋洪远分析,“科技兴农”的战略将较多惠及 “良种培育、节水灌溉、农机装备、新型肥料”等产业,尤其是现代种业和农机装备业。

  谁是农业科技应用的主体?从一号文件的思路看,仍强调“家庭经营任何时候都是最基本的形式”。文件提出要加强以往农业部门设在基层的农经站所的公益性农技推广;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各种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令其为农户提供低成本、便利化的生产经营服务。同时文件也表示不排斥市场化力量,“鼓励工商企业为农户提供产前、产中、产后服务”。

  至于科技推广,一号文件专门着墨,规定农业科技包括“科技创新、技术推广、教育培训”三部分。“只有通过培训,技术得以推广,才能发挥科技在农业中的作用。”宋洪远说。

  难以治本

  不过,科技大规模应用于农业,尚受到现有制度重重约束。最大的约束是目前一家一户小规模经营的生产方式。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李国祥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虽然科技是解决农业发展落后的根本,但在一家一户小规模经营方式下,农户对新技术应用的积极性不高。

  李国祥说,规模经营更能体现科技的效果。比如一亩地用新品种能增产50斤,100亩就增产5000斤,如果只是种十几亩,增产效果就不明显。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党国英分析说,作为既定政策,一家一户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应该坚持的,但现在农村主要由妇女和老人在家务农,出现了务农兼业化。

  一号文件对此亦有提及。文件指出,为适应农村“农忙缺人手、老龄化、兼业化”,鼓励和引导农户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等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不过,文件也强调,并不提倡“工商企业大面积、长时间直接租种农户的土地”。

  经济学者茅于轼认为,一号文件确定发展农村科技思路是好的,但科技要真正成为第一生产力,前提是有市场将科技商品化。他认为农村科技市场化需要有筹资机制,发展金融市场;要有企业组织生产,特别是要放开土地要素,实现资源畅通无阻的流通,给予农民土地产权,按照用途管制原则,使每一块土地都能发挥最大用途。但他也表示,目前受18亿亩耕地保护红线制约,农村土地还很难自由流动。

  在此前提下,不少学者担心农民并无动力对土地进行长期投资,尤其是应用现代科技。李国祥认为,投资农业科技会带来产量增加,但投资成本随之加大。对以家庭为单位的小规模经营,产量增加带来的收益并不明显。

  “再加上现有政策对土地流动的制约,难以形成规模经营,农民对科技投入和应用并无太大积极性。”李国祥说。

中国农业看吾谷